希望之聲

母親節特刊

寫在母親節

 

郭倩媛

逢想起遠方的母親,心奡N起了一股又愛又憐的衝動,這大半年來,我們兄弟姐妹的電郵及電話中,話題總是圍繞著這九十五高齡的老人家: 怎樣可以看顧得更完善,可以避免她再跌到。姐姐說母親現在是個玻璃娃娃,出院後已跌了五、六次。家堛獐安裝了升降電動椅;母親的床邊安裝了警鐘,好讓她一起床就有人照顧。自去年出院後,她就沒有去教會了。教會倒搬到她家堙A進進出出的弟兄姐妹,像一股股的暖流,融和了北國的寒冬。

母親七十歲信主,信主後竟帶來全家的復興。她的禱告,支撐著每個孩子的家。我們七兄弟姐妹圍在飯桌前,母親便一一為我們感恩,四十多個兒孫數說完了,我們的肚子已咕嚕咕嚕地響著。她未進醫院前,每逢主日還上主日學,到教會聚會時坐在她特定的位置上,雖然不知道能聽懂多少,卻都是高高興興的,“我一生最大的福氣,就是信了主耶穌。”而我們孩子最大的滿足,就是被母親強而有力的手握著,帶進她的禱告堙C近日來,母親的短期記憶幾乎沒有了,腦袋收縮了很多,像小孩子般。但她早晚禱告的習慣,還是堅持下去。就是因為這樣,我們知道她還是記念她的孩子。

3

 
禱告的母親,在聖經媞漎O撒母耳的母親哈拿作表表者。 哈拿給我們的印象,就是她那在神面前傾心吐意之時,仿醉酒般的模樣,連祭司以利也起了疑心,要問個究竟。神答允了哈拿的請求,賜她一個男孩。更使我們心的是,當孩子斷奶的時候,作母親的卻又把獨子奉獻給神,讓他一生服事祂。 但哈拿的故事不停於只給我們作母親的一個借鏡,一個典範。聖經的作者不在乎要我們學習哈拿,因為故事的高潮卻在撒母耳上第二章,哈拿奉獻了以後的禱告。這禱告很奇怪,甚至最後哈拿說:『與耶和華爭競的,必被打碎;耶和華必從天上以雷攻擊他,必審判地極的人,將力量賜與所立的王,高舉受膏者的角。』 那時以色列還沒有王,哈拿說出這驚天動地的話,著實讓我們驚訝。 

哈拿在聖經的出現,是介乎士師時代王朝興起之間。她的故鄉,以法蓮的山地,就曾經發生了以色列的歷史中極為沉痛的事情: 十一個支派聯盟,為了要報一個利未人的妾被殺之仇,幾乎滅絕了自己的兄弟─便雅憫支派(士師記十九--二十一章)。聖經的作者給士師時代一個評價,『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。』連哈拿的丈夫也任他的妻子把兒子獻給神(撒母耳記上123,孩子是她求來的,也是她蓄意要歸神的。然而因著神的恩慈,成全了哈拿的心志,撒母耳更成了神重用的士師、祭司和先知。 

哈拿的禱告,明顯是給日後以色列的歷史一個註解,是這漫長歲月的一個伏筆。王朝的起落,風起雲捲,英雄謀士,奪權篡位,聯盟結黨,乍眼看以色列的國運,實是可歌可泣。但這禱告說:不要把我們的眼光單單放在地上。歷史,儘管什豐功偉績,絕不是我們自己的意念所可以闖出來的;也不要為世情末落而懊喪,『…因耶和華是大有智識的神,人的行為被他衡量勇士的弓都已折斷,跌倒的人以力量束腰;素來飽足的,反作用人求食;飢餓的,再不飢餓;…耶和華使人死,也使人活;使人下陰間,也使人往上升。他…使人卑微,也使人高貴。…地的柱子屬於耶和華,他將世界立在其上。他必保護聖民的腳步,使惡人在黑暗中寂然不動;人都不能靠力量得勝。』撒母耳記上23-9

神掌權,在人生的綢繆盤算、社會的動蕩變遷、甚至在國際政治的交替演繹時,我們意識到邪惡張牙舞爪之際,哈拿的禱告叫我們明白在一切的背後,上帝在掌權。祂的意念和要求,往往出乎我們意料之外。在地上我們都為自己、我們的家、孩子的前途、甚至教會,精打細算,然而天外有天,日子久了,我們竟然發覺道路不是自己計劃出來的,而是在被半推半拉的情況下走著;有時繞不過去,便被背著走,穿山越嶺,迂迴曲折。像我母親,早年喪夫,帶著七個孩子,遇到的風險可不少。五十多年後快到終點時,驀然回首看那段顛沛流離的日子堙A竟然滿是祝福。